2015年的年底,接近聖誕節的時候,我收到一封email,來自一個線上課程網站,叫做Hahow好學校。

他們寫信給我表示,在網路上找到我,希望我可以到他們的網站開課。

其實,當時我剛從台灣離開,搬到了愛爾蘭,正在適應新的生活,我當時想,

這...有可能嗎?

 

問的是「這樣的活,我做得來嗎?」不是這個網站為何邀請我。

於是,我的托沙(台語)性格又開始,因為我性格中的「凡事要找到一個連我都說服的答案才願意做」,

所以我想了很久,也在心裡反覆地問自己,這樣的事情我還真沒有想過,我到底要怎麼做?

一來是,好學校其實有提供開課老師攝影服務,保證會協助老師們拍攝影片甚至是編輯;

當時的我,遠在地球的另一端,我要怎麼自己拍自己?

我從來沒有過任何拍片或錄影的習慣,攝影我喜歡,因為拿手機拍照誰不會啊是吧?

但要我拿起攝影機拍自己,這個我倒沒想過。

再者,我從來沒有碰過任何的剪輯軟體,我以前聽說,剪接的軟體跟做動畫的軟體運作原理是一樣的。

大約是十年前,台灣還在熱門學Flash的時候,我也沒有跟上風潮,所以我對這種軟體一竅不通。

我就會手繪(最喜歡的還是手畫),然後一二個平面設計軟體,就這樣。

我要怎麼自己剪接自己拍攝呢?

想了又想,中間實在太多度想要直接放棄,但又有個聲音說,

你沒試過就先被自己打敗喔?也太瞎了吧。

反正,我在這麼遙遠的地方,肯定是沒有人可以幫忙我了,

這件事情是肯定的,就是,我一定得自己想辦法。

於是,我的自學之路開始了,就從這開始。

 

中間有太多的甘苦談,其中最大的因素,讓這堂課開得起來,真的還是要謝謝Hahow的團隊夥伴。

他們就像上天派給我的嚴厲天使一樣,是來幫我的,但是又用一種非常不跟你開玩笑的嚴格方式進行。

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們退件,一次又一次的重拍,重來,重剪,重做。

真的不騙你們,那種挫折感,有當時好幾度都失眠,

每天躺在床上,想的是,我到底要怎樣把這個影片做好,把這堂課變得有意義?

一堂有意義的課程,才會值得大家來學習,不是嗎?

所以我就每天都活在「意義的地獄」裡面,每天的問自己,這樣有意義嗎?

安排這樣的單元,這樣對大家有幫助嗎?

每天我花超過十小時在電腦前,剪接,配音,思考該怎麼做更好。

這就是我的第一堂線上課程的(輕描淡寫但其實苦感萬分)經歷,刻骨銘心但是完全值得。

因為這堂課跟這些天使(他們真的是我的貴人)的幫忙,我發現它意外地開啟了我對「教育」這件事的天分跟喜愛。

 

不瞞大家說,我有二個專長,一個是設計,另一個是語言。

我是個設計者,也曾是個英語教師;我不是正式教育裡的英文老師,但我曾在台灣知名的連鎖教育機構裡任教過。

有人可能會問我,為什麼又要搞設計又要教英文?

語言跟設計,奇妙的,它們都是我的愛;也是我與生俱來的二項能力,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。

教書則是個意外,我自己沒想過的事。

它在我毫無準備的狀態下,把我突然的推上舞台,給了我一個機會,把我會的、我喜歡的東西,

帶給別人,用我生來便有的特質,傳達一種知識。

所以我在台灣的補習班當了三四年的老師,雖然是兼職,但是我發現教學還讓我挺快樂的。

於是,這樣的因緣就促使我,在那樣的場域裡磨練了好幾年,我於是逐漸的學會了「教學」它其實本身也是種學習。

 

教英文教了幾年,我也遇到了瓶頸。

原因無它,別忘了,我的本業是個設計者,我是個不受拘束跟愛好創意發揮的人,

補習班固有的規範跟一些流程,讓我覺得沒有辦法把更好的狀態發揮得更好,

換句話說,

就是我覺得很可惜,如果改變一下這些規範,學生肯定會更受益。

身為一個語言老師,我不可能去改變什麼,而我對語言的喜愛與熱情,也就一天一天地消磨掉。

時間也差不多到了,我的生命在某個時間點上,到了該做改變的時候。

所以,我跟老公就隨機緣,移居他地換個生活。

 

這一換,雖然生活換了,工作模式換了,但是老天沒有忘記派給我的任務,

結束了補習班的教學,這次上天給我的是:用我本業專業傳遞知識予人。

多麼神奇與奇妙的際遇,我自己都說不上來。

其實我不是討厭或者抗拒老天的安排,只是我常常擔心自己不夠好,沒能夠帶給大家什麼。

如果沒有帶給別人什麼深遠影響也罷了,萬一我帶給別人的是負面的影響該就糟了,不是嗎?

 

基本上,會這樣想的人(我),大概也註定不會是個傑出的企業家,因為我未免也想太多了,

要黑心也黑不起來,要隨便也隨便不了,實在太容易被自己的道德約束,非得做出「有意義」的事我才願意。

 

最近,我突然茅塞頓開,想通了些事。

說好要開第二堂課,結果因為又擔心作出不夠好的東西,拖了拖,拖了又拖。

這一拖,應該有一年了,我還是沒有端出什麼好菜來。

可能很多人覺得,我只是喜歡說說。

我是有這種毛病,但原因都出在,我很容易求好心切,導致裹足不前。

 

鞋類的教育,說來冷門,其實在全世界,這樣一個民生用品,就是沒有什麼管道可以接觸這類學識。

大家看過我介紹過學做鞋子的文章(連結如下)

鞋類私人教育的全球名校Arsutoria

英國倫敦製鞋課程I can make shoes

愛爾蘭的製鞋課程SHOENIVERSITY

如果你有閒錢,有時間,當然沒問題;要飛到世界任何角落去學任何東西都是沒問題的。

那些沒有閒錢、時間又有限的人呢?

難道他們就不該學習嗎?

如果有人會問,學「鞋子」做什麼?  那我得反問他們,學「佛」做什麼用呢?

很多學習,它或許不見得跟你的生活有立即性的連結,但是,我可以肯定的說,它對你生命的影響是存在的,只是你不知道何時會發揮罷了。

就像,我曾經意外的去補習班幫忙代班,當時真的只是緊急支援罷了,沒想到從此成為他們的老師。

而語言的教學,又為我帶來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深遠影響,讓我今日對於「鞋類教育」產生極大的興趣。

 

如果你問我,跟著我一起上課學習,有什麼好處?

或許我沒辦法給你一張證照讓你去面試的時候可以拿出來擺盤,

但我很擅長啟發人,這是我與生俱來的人格特質,不會改變。

我想,我做的是給予人方向,給予人支持跟啟發;而不是告訴你,你應該怎麼做比較好。

我擅長的是思考上的訓練,與創意上的刺激;而不是給人一張張結業證書。

 

線上課程這條遠路,我不斷的在找尋答案,說服我自己去做更多,而且想要做的更好。

Hahow好學校也已經從過去創業初始階段(他們找我的時候只有四個人),變成好幾十人的公司了,

大家都在進步,都在為自己的夢想努力,我憑什麼放棄?

 

對了,Hahow現在已經不提供免費幫開課老師錄影的服務,因為他們的老師太多了啦!一個一個去錄影,我想他們應該會累掛。

當然這不是我接下來要說的重點,Hahow是個很棒的平台,但我有一些課程上的規劃跟網站上的目標不一樣,

是時候該各走各的路了,但,我永遠都感恩這樣一個貴人,帶我進入這扇門後的世界。

我打算成立屬於自己的線上教學頻道,我知道會很辛苦,也知道會再度把我推向充滿挫折的路,

但,我感覺(至少目前是這樣感覺的),這是我生命的任務。

所以,就努力做吧!

如果我帶來的是有意思的影響,我想上天應該會為我安排一些與我想法相近的人,

使我成為他們生命中一個不可缺的啟發者。

 

註:照片攝於2014年12月,我受邀至台北教育大學文創學系演講,分享自己的(失敗)經驗。

謝謝陳教授與Fliper Mag創辦人之一Wen的邀請,讓我多了一次面對自己生命經歷的勇氣(且拿出來侃侃而談)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鞋子設計師/賽西莉亞 Cecilia

設計師 賽西莉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